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微商资讯 大学生微商故事

大学生微商故事

编辑:好实用 时间:2019-04-26 15:59:26

舍友在官网上入手了一只MAC的口红,色号paramount。小婧子试色过后觉得这比大热色号ruby woo更加适合自己,于是打算也入手一支。

登入MAC的官网发现paramount已经没货了,去商场里的专柜也没有买到,失望过后,小婧子想起来自己高一的同班同学林凯正好在朋友圈里做微商,小婧子想了想,在微信里戳了他。

林凯家境不错,他做微商代理只是想自己多赚点零花钱。带着林凯做代理的是他一个关系还不错,现在在国外上学的朋友陈静。陈静出国做代购后,就拉林凯入了圈。“有货源,做不做?”——出于对朋友的信任,林凯没有过多推辞,很快也加入了校园微商的行列。相比于微商,把林凯叫做“微商代理”更为准确。林凯上级的卖家陈静拥有自己固定的进货渠道,是最先拿到货的人,因此赚的也是最多的;现在还是一名普通大学生的林凯本身是不存货的,因为存货存在一定的风险,卖不出去就要亏本,而且在学校里存货也不太方便。因此林凯是作为朋友的代理在售卖产品的——招代理也是微商们扩大客源的一种方式。

林凯代理的主要是化妆品类的产品,还有网上炒的很火的小CK(新加坡品牌charles keith)包包。与其他职业微商用专门的微信号来经营日常的广告、交易不同,林凯的一个微信号兼具了他的日常交际和产品代理的功能。

为了扩大客源,林凯拜托了亲朋好友来转发自己的朋友圈,或者是做一些优惠活动,慢慢地也吸引了一定的客户群体。林凯有自己的经营原则,一般朋友或同学来找他买,他都只会按进价来卖;如果是介绍过来的则一般能赚个几十块,赚多少都由他自己定。这样下来林凯虽然并不像其他微商大佬一样赚得钵满瓢满,一个月也还是能赚几百块钱。

小婧子问林凯有没有paramount,林凯把他和陈静的聊天截图发给小婧子看,陈静说有货要125元。这么便宜的价格让小婧子有些迟疑,在MAC官网上一支口红也要170元。小婧子问林凯为什么这么便宜,林凯表示自己也不太懂,但是他承诺小婧子如果不是正品就全额退款。有了这层保障,小婧子立即把133元转给了林凯,这里面包括林凯的进价125元和邮费8元,林凯当做是帮老同学的忙,没有赚一分钱。

1.jpg

小婧子很快就收到了心仪的口红。她马上把自己的口红和舍友在官网上买的口红进行对比,小婧子发现,尽管外观看起来差不多,但与官网正品还是存在一定的差别——口红黑管内的白管部分高度不一样,黑管上MAC的LOGO的粗细不同。拍下两支口红的对比图,小婧子又去微信上戳了林凯。

两支口红的对比图一发,林凯也看出了差别,立马把钱全部退回给了小婧子,还额外加了7元的精神损失费。随后林凯找到陈静问这是怎么一回事,陈静给的解释是“MAC是一个比较随意的品牌,同产地、同色号间流水线或者批次不一样都会有些许的区别”。接着还给林凯发了相关的图文说明和顾客的评论截图,但对退货这件事却并没有做出回应。

林凯实在过意不去,又发了一个“凑够170”的30元红包,对小婧子说刚好170元可以去官网买新的了,而这些损失都得林凯自己承担。

以往,林凯每天都会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三条左右的产品广告,说明产品的效果,然后再配上图片,想买的人看到朋友圈就会来找他,顾客一般会问“是真是假”“在哪里进货”“能不能再便宜点”等问题,林凯做了这么久微商对应付这些问题早就游刃有余了,以往回复的过程并不花多少时间,但这一次林凯对着屏幕迟疑了。

最近他忙着考证,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发朋友圈了。考完证后还要不要继续做微商,林凯还在考虑中。

林凯在犹豫是否退出微商这个圈子,但这并不能阻止这个圈子在逐渐壮大。根据搜狐网发布的“2017-2018微商行业数据报告” ,微商从业群体超过3000万,90后、95后、00后已经成为了微商行业主力军。“微商”是随着微信的不断发展而诞生的一个新兴职业,其活动的主要平台是朋友圈,少数活跃在各大微信群,是熟人经济的产物。微商整体呈现年轻化的状态,因其低门槛、低成本、流动性大、支付灵活等特点深受大学生的欢迎,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成为微商并在朋友圈猛刷存在感。

相比于林凯的保守,大威做微商就像是在赌博。两年前,大威在虎扑(知名运动论坛)上买鞋的时候加了个鞋贩子,大一下学期时大威想要自己赚点零花钱,就给那个鞋贩子交了388的代理费也卖起了鞋子,不过现在大威倒不怎么找那个鞋贩子拿货了。

大威在朋友圈卖的是正品球鞋,货源分为国内现货和国外期货。国内现货一般就是在国内的专柜里拿货,认人的话还能给普款(普通款式的鞋)打折。如果是遇上限量款发售,他还会去专柜现场抽签,如果中签就按原价购入。但作为学生大威也还有不少课要上,不可能一直往专柜跑,所以合作的次数多了,对于炒卖价格不是很高的鞋,那些和他比较熟的专柜也会留货等他来拿。为了降低成本,许多卖家都会选择从海外购入球鞋,虽然价格便宜但等待的周期较长,也因此有了鞋圈内的“国外期货”这一说。大威有自己稳定的货源,手上的期货大都是国外买手从店里买了邮给他的,不时也会囤货。

在微信上卖球鞋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大威手里的存货有赚有赔,全看运气。有一回,1800的耐克男款“小闪电”大威一下子拿了8双,结果等期货到手国内价格已经跌到1300~1400左右,眼看鞋子的价格越跌越低,实在没办法大威只能赔本卖了几双,而后来这双鞋的价格已经回涨,40码的“小闪电”甚至涨到了3629一双。

赔多赚少在球鞋圈里是常有的事,原价899的女款“小闪电”大威直接在专柜扫了9双,一双加30元按市价出掉,结果现在这双鞋涨到2000左右一双了。大威说:“像球鞋这样价格浮动比较大的东西,一次赔的钱可能不会很多,但是少赚的次数却很多。”大威虽然会懊恼遗憾但也知道这也没什么用,依然还在卖着球鞋。

大威今年已经大三了,卖了快两年的鞋他也总结出了自己的经验——做微商平常最重要的是扩大和积累客源;卖鞋时最重要的是看鞋(特别款的价格极有可能面临巨大的波动),不能迷信货量。谈到经验时,他很直白地说:“就像我现在接受你这个采访,也是希望能够积累客源,现在是你采访我,以后你也可能会和我买东西,或者是推荐给其他人,客源就是这样慢慢积累起来的嘛。”生意做久了,奇葩顾客当然也遇见过不少,从别人那里买了鞋来找他鉴定是真是假,总是让大威苦笑不得。

就目前大威的打算来看,他会把微商当做自己的副业一直做下去。在微信上卖鞋的收入也还算可观——他一个月少的时候大概也能赚到两三千。

像大威一样将大笔钱作为启动资金的学生并不多,因此实际运营规模并不大,但在经营的类型上有更多选择。大学生微商运营商品种类丰富,主要集中在彩妆、鞋服及生活必需品,其次功效保健品及电子类产品也备受青睐,但他们涉猎的范围不仅于此。

大威在朋友圈里发的广告

另一个资深微商深深是从高三开始在做各大演出的票务代理,现在她已经大二了。说起做票代的缘起,是因为深深喜欢摇滚,最开始深深和她那些同样热爱摇滚现场的朋友们只是希望把她所热爱的东西推广给更多的人,于是开始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宣传同城的一些演出现场,并提供购票的服务。

一开始这群热爱摇滚的人只是代理摇滚的演出票,做久了就慢慢延伸到了其他类型的演出和活动。不像其他票代一样热衷于在各大乐迷群里转发消息刷屏,深深卖票算是比较佛系的,找她买票的也大都是深深的熟人。因此深深赚的并不算很多,只是单纯把微商当作兴趣在做。

多数大学生微商都是在朋友圈的夹缝里求生,抓住机会就给自己的生意打广告,有的人碍于朋友圈的情面放弃了,持续刷屏的他们并不是都能得到家人和朋友的支持;有的人获得成功并且乐在其中,将自己的产品和营销微信号推广给了更多的人。

大学生微商的群体还在扩大,面对如此诱人的蛋糕,离开还是留下是许多大学生难以抉择的。小婧子虽然在买口红时吃过瘪,但也在考虑要不要做微商。


 
 
售前资询QQ
售前热线
4008-884-884
售后热线
4008-955-666